诚信为本 秉法济民 景德镇张宪涛律师网-第四章 交叉询问

张宪涛律师网

返回主页 律师小传 论文链接 司法解释 律师专著 新法速递 案例研讨 律师法规 人大释法 常用法律
金融保险 知识产权 改制重组 项目投资 房屋地产 互联网法 环境资源 涉台法规 涉港澳法 世贸法规
  


欢迎您光临
版权所有,如转载请注明出处网址
《诉讼论辩理论与实务》
第四章 交叉询问  著者:张宪涛
法庭盘询的过程是不断探索的过程,它是出庭辩护最重要的部分,所有其他特征一一如即席演讲、奔放的热情、丰富的想象、巧妙的措辞、灵巧的表情,所有这些都是卫星,它们围绕着同一个太阳旋转,这就是法庭盘询。 ----路易斯.尼察⑴
交叉询问仍西文汉化语,《新华词典》将交叉解释为相错连接的意思,将询问解释为“征求意见;打听。” ⑵
《牛津法律大辞典》对交叉询问作了解释:“Cross-examination ,由一方当事人向另一方当事人所提供的证人提出的诘问,一般是在提供证人的一方首先向自己的证人提问后进行的,交叉询问是意图使证人改变、限定、修正或撤回提出的证据。使其证据失信,并从证人口中得到于询问方有利的证据。在交叉询问中允许进行诱导性提问,询问证人的当事人通常比对方当事人有更大的自由。在任何情节上不对证人进行询问,一般就暗示接受证人对该情节的举证。一项证据已经或将要被给予的效力不同于证人所陈述的效力,那么在交叉询问中必须就此证据的效力同证人见面,以使他能够做出承认、否认或解释。”⑶
第一节 交叉询问的实例
英美法系关于证人质证几乎就是交叉询问的同义词。大部分证据,包括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当事人陈述以及书证、物证均可以交叉询问来进行质证。交叉询问被一些英美法学者视为专业性很强的法庭技术。要求律师有高明的技巧和丰富的经验。
成为美国第十六任总统的亚伯拉罕.林肯,在他做律师时,刚出道接手辩护的第一件刑事辩护案件中,充分发挥他法庭律师的才华,挽救了他的当事人的生命。这则范例的当事人叫盖瑞森,被控于某日晚在野营布道会时射杀了被害人拉克伍,在逃离杀人现场时被苏维恩看到了。法庭上,林肯站起身来静静地注视着证人,以下列问题展开他的辩护:
林肯:在看到枪击之前,你与拉克伍在一起吗?
苏维恩:是的。
林肯:你站得非常靠近他们吗?
苏维恩:不,约有二十英尺远。
林肯:不是十英尺吗?
苏维恩:不,有二十英尺或更远。
林肯:是在宽阔的草地上吗?
苏维恩:不,在林子里。
林肯:是什么林子?
苏维恩:榉木林。
林肯:在八月,树上的叶子相当密实吧?
苏维恩:相当密实。
林肯:你认为这把手枪是当时所用的那把吗?
苏维恩:看起来很象。
林肯:你能看到被告开枪射击,能看到枪管吗?
苏维恩:是的。
林肯:这距离布道会场地有多远?
苏维恩:四分之三英里。
林肯:灯光在何处?
苏维恩:在牧师讲台上。
林肯:有四分之三英里远吗?
苏维恩:是的,我已经回答第二遍了。
林肯:你是否看到了烛火,拉克伍或盖瑞森携带了吗?
苏维恩:没有,我们要烛火干嘛!
林肯:那么,你是如何看到枪击事件的呢?
苏维恩:(傲慢地)借着月光!
林肯:你在晚间十点看到枪击事件发生,在榉木林里,离灯光四分之三英里远,你看得到手枪枪管,看到那人开枪,你距他二十英尺远,你看到这一切都是借着月光?!在离营地灯光几乎一英里远的地方,你能看到这些事情吗?!
苏维恩:是的,我前面就已经告诉过你。
林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本蓝色封面的天文历,慢慢翻开给陪审团及法官看---慎重地念道其中一页上的话:X月X日晚上看不见月亮,要到次日凌晨一点月亮才升起。
在这一高潮后,林肯果断地强调这位作伪证的证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林肯:除了让自己摆脱嫌疑的动机以外,还有什么动机会促使他作伪证剥夺一个从未伤害过他的人的生命呢?!
法官下令拘押苏维恩,苏维恩的精神完全崩溃、并招供是他自己开了致命的一枪,但他说并非出于故意。
林肯正是以天文历上载明的事实驳斥证人'借着月光看到一切'的证词,从而使自己的当事人获得了开释 。 ⑷
这件世界闻名的经典案例被许多教科书所采用,许多不同的版本多少有些偏差。较为普遍的是将苏维恩换成福尔逊,盖瑞森换成小阿姆斯特朗。
林肯有一个老朋友叫阿姆斯特朗,死后遗留下儿子小阿姆斯特朗。小阿姆斯特朗被人指控谋财害命,已经判定有罪。林肯要救助老朋友的儿子,就以小阿姆斯特朗辩护律师的身份,要求复审,为被告辩护。复审开始了,控方证人福尔逊一口咬定被告小阿姆斯特朗用枪击毙了被害人,并且发誓说是在十月十八日的月光下亲眼目睹的,林肯对福尔逊进行了询问:
林肯:你认清开枪杀人的确是小阿姆斯特朗吗?
福尔逊:是的。
林肯:你在草堆后面,小阿姆斯特朗在大树下,相距二三十公尺,你能看得清楚吗?
福尔逊 :看得很清楚,因为当时月光很明亮。
林肯:你肯定不是从衣着等方面认清的吗?
福尔逊 :不是从衣着方面看清楚的。我肯定是看清了他的脸,因为月光正照在他的脸上。
林肯:具体时间能肯定吗?
福尔逊 :完全可以肯定,因为我回到屋里时,看了时钟,那时是11点1刻。
交叉询问完毕,林肯胸有成竹地转过身来,对大家说:“我不能不告诉大家,这个证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一口咬定10月18日晚上11点,他在月光下认清了被告人的脸。請大家注意,10月18日那天是上弦,到了晚上11点,月亮早已下山了,哪里会有月光呢?退一步说,也许证人时间记得不十分准确,时间稍有提前,月亮还没有下山,但那时月光应该是从西边往东边照射的,草堆在东,大树在西,如果被告脸朝大树,月光可以照到脸上,可是证人就根本看不到被告的脸;如果被告脸朝草堆,那么月光只能照在被告的后脑上,证人又怎么能看到月光正照在被告的脸上呢?又怎么能从距离二三十米的地方看清被告的脸呢?”⑸
这两种版本叙述了法庭盘问者所运用的非常简单而熟悉的方法,提供了证词谬误的最佳例证。
查本斯.拉塞卡说过:“律师的任务是千方百计挑剔对方证人提出的不利于己方的证据价值,因此人们时常看到,几乎每个律师向对方证人的交叉询问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⑹例如一起破坏军事行动案,控方指控橡胶雨衣制造商拉斯若斯先生以行贿方式生产有瑕疵的军用雨衣,因而触犯了《破坏行动法》。纽约市军械库军需官办公室的督察员查尔斯.福勒作为控方证人出庭,在直接询问中福勒陈述拉斯若斯先生给他钱,试图收买他,任凭拉斯若斯生产有瑕疵的军用雨衣。辩方律师以证人的品格作为切入点,开始了他的法庭盘问,马丁.利特尔顿的助手提供了从政府档案部门取得的证人签名的履历正本。
利特尔顿:你在这份履历上签名了吗?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对它宣过誓吗?
福勒:不,我没有对它宣誓。
利特尔顿:我给你看,你的名字签在这空格的底部。我问你,这是不是你签的?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不知道它是要宣誓的吗?
福勒:我忘了。
利特尔顿:你不知道上面盖了印吗?
福勒:这我也忘了。
利特尔顿:这份履历显示,它是在1918年5月24日由查尔斯.劳伦斯.福勒签押,对吗?
福勒:如果我在那天宣誓,它应该是正确的。
利特尔顿:你记得是在1918年5月24日,你签了这份履历并宣誓的吗?
福勒:是这样吧,我一定是宣誓了,先生。
利特尔顿:你真的记得吗?
福勒:让我看看它,我可能会记起来的。
利特尔顿(文件递交给证人):看看签名,那是否能帮助你想起呢?
福勒:那是我的签名。
利特尔顿:你说的,你记得在1918年5月24日你签了它并且宣誓了吗?
福勒:好,日期就在那儿。
利特尔顿:你确定吗?
福勒:是的,先生。我一定是宣誓了,但我不记得日期了。
利特尔顿:你不记得你签了你的名字,查尔斯.劳伦斯.福勒?它在那里,不是吗?
福勒:是我签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对这份文件宣誓并签名了吗?
福勒:那日期是对的,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不记得你在签它的那天对它宣誓吗?
福勒:我对它宣誓了。
利特尔顿:你的名字叫福勒?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的名字一直都叫福勒吗?
福勒:不,先生。
利特尔顿:你以前叫什么名字?
福勒拒绝继续接受询问相关的问题,但辩护律师获准公布他曾经叫做芬克勒,而且他反复改名,从芬克勒改为福勒。辩护律师继续把问题带到对履历表的宣誓这一点上。
利特尔顿:现在,福勒先生,在你填给政府的履历,就是我给你看的你签名并且宣誓的履历上,你贴了你的照片,是不是?
福勒: 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在填给政府的履历中写道,你出生于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是不是?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当你申请这份职位时,你被问到下列问题:“受雇期间,受雇年月。”你写道:“1897年2月到1917年8月,共20年。”“受雇地点”是布鲁克林,“受雇单位”是橡胶测试公司,“薪水”是周薪37.5美元,你曾担任橡胶与合成物部门的主管。你是这样写的,对吗?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宣誓了,对不对?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现在,你真的是从1897年2月到1917年8月,共20年期间受雇于橡胶测试公司吗?
福勒:不,先生。
利特尔顿:那不是真的,对不对?
福勒:不是真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真的曾在该橡胶与合成物部门担任主管吗?
福勒:没有,先生。
利特尔顿:那是假的,对不对?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那么,“根据我身为橡胶及雨衣部门主管检验员的经验”这句证词是不成立的,对不对?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知道这句话是假的,对不对?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当你宣誓时,你知道你是在对谎言宣誓吗?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那么你是故意如此宣誓的?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你宣誓时你就知道你犯了伪证罪?
福勒:我并不这样认为。
利特尔顿:你不知道你宣誓并伪称有20年的专家经验是犯了伪证罪吗?
福勒:知道,先生。
利特尔顿:而你却宣誓了,不是吗?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而这事关一个人的自由,不是吗?
福勒:是的,先生。
利特尔顿:陪审团来这里,是要考虑你是否值得信任,你知道吗?
福勒:知道,先生。
利特尔顿:你故意对谎言宣誓,并以你的笔迹写下来。你明知它是假的,却故意对它宣誓,那么你就是知道你犯了伪证罪,不是吗?
福勒:我并不这么认为。
利特尔顿:好,现在,当你知道你可能宣誓夺走这位社会公民的自由,你是否还这么认为呢?
福勒: 是的,先生,我会。
利特尔顿律师披露了证人这20年来从事表演者,巡回表演的捧场者,工作不稳定,变更了多个名字,甚至曾因签发无效支票被公布姓名。后来,证人也完全承认这种种细节,结果是证人在陪审团面前完全丧失了可信度。而控方也因此一败涂地。⑺
在法庭上某些即兴的测试可能是对付专家证人的最有效的法庭盘问战术,弗兰克.艾利森被控严重伤害罪,原告是威廉.亨利克。在审判中有几封据称是威廉.亨利克女儿莉娜.诺姆夫人写给艾利森的信引起了疑问,这位女士拚命否认她写过这些信。而艾利森的辩护律师明显地把对于诺姆夫人法庭盘问的焦点锁定在这些信件上,最后请求著名的字迹鉴定专家亚姆斯教授作证。在法庭上亚姆斯教授宣誓证明曾仔细研究过这几封信,比对过诺姆夫人的笔迹并作证说这两者出于同一人之手。艾利森的辩护律师又提过一些信件作为证据,当他正准备要对陪审团宣读这些信时,助理地方检察官要求询问若干问题。
地方检察官:亚姆斯先生,就我所知,您只拿到一份这位女士的真正笔迹,而您便以这唯一的物证下结论,不是吗?
亚姆斯教授:是的,先生。我只看到过这份笔迹,不过这封信很长,给了我充分的机会去比对。
地方检察官:但是如果有更多的信件让您做比对,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
亚姆斯教授:噢,那当然!我手里的样本越多,我的结论就越有价值。
地方检察官(从纸堆里抽出一封信,遮住签名部分,交给证人):您能否看看这封信,告诉我们它是不是出于一样的笔迹?
亚姆斯教授(仔细地检视了几分钟):是的,先生。我敢说这是同一种笔迹。
地方检察官:一个人在不同的情况下,用不同的笔,不是会写出不同的字迹吗?
亚姆斯教授:噢,是的,先生,它多少会有所差异。
地方检察官(从他的资料夹中抽出第二封信,同样遮住签名部分,交给证人):麻烦您看看这一封信,然后和其他信件比较一下。
亚姆斯教授(查看该信件):是的,这是同一种笔迹的变形。
地方检察官:您愿意告诉我们说,这是出于同一人之手吗?
亚姆斯教授:是的。
地方检察官(从他的资料夹中抽出第三封信,同样遮住签名部分,交给证人):很抱歉这样打扰您、麻烦您再看看,这一份样本是不是这位女士的笔迹?
亚姆斯教授(很仔细地检查它,离开证人席,走向窗户):是的,先生,你知道我不敢说这就是事实,这只是我的意见而已。
地方检察官(很和蔼地):我当然了解。但是,就您的专业而言,您是否诚实地认为,这三封信都是同一种笔迹?
亚姆斯教授:我敢说是的,这是我诚实的意见。
地方检察官:那么,先生,您是否可以掀开第一封信上我刚才遮住的签名部分,告诉我们的陪审团上面的签名。
亚姆斯教授(打开信看看,很得意地念):莉娜.诺姆。
地方检察官:麻烦您打开第二封信,念念看。
亚姆斯教授(打开信看看,慢慢念道):威廉.亨利克。  
 地方检察官:现在请您念念第三封信。
亚姆斯教授(打开信看,有些犹豫,很难为情地念道):弗兰克.艾利森。⑻
自此辩方便绝口不提这几封作为证据的信件了。事实上威廉.亨利克父女和弗兰克.艾利森三人的字体非常相近,这个巧合正好用在法庭盘问上。
再举发生在美国的‘加州人民诉丹诺受贿案’为例,控方第一位重要证人是乔治.洛克伍德,他作证说:他原打算11月27日在他的农场实施在贿赂现场逮捕罪犯的计划,临时重新安排第二天早上九点钟在洛杉矶第三大街的拐角处碰头,
“当我们走近第三大街和主街的交叉路口时,”洛克伍德说:“我看见一个男人从十字路口横穿过来。这时,富兰克林对我说:'等一下我想跟那个人说句话。”
地方检察官弗雷德里克斯问道:那位到那儿同见面的男人是谁?
洛克伍德:从那时起我就知道那个人是克莱伦斯.丹诺。
弗雷德里克斯: 就是本案的被告吗?
洛克伍德:是的,先生。
弗雷德里克斯: 接着,又发生了什么了?
洛克伍德:“接着,警察局的萨姆.布朗探长到了,他伸出手,就像这样,把他们分开了。”洛克伍德用手比划着说:“然后,他就逮捕了富兰克林先生。”
弗雷德里克斯: 那么,丹诺先生当时在做什么呢?
洛克伍德:丹诺先生转身就消失了,从此后再也没看到他。
辩方律师罗杰斯准备揭穿洛克伍德的真面目,让大家知道他根本不是一个农场主,这会让陪审团对他产生一种共同的认识。“你装腔作势,摆出一副农夫的模样,难道不是这样吗?”
控方提出了反对。
辩方律师转换了话题以这是个阴谋,一个圈套开始了新的盘问。“你们是在蓄意陷害丹诺,难道不是吗?”
洛克伍德:不是这样的,先生。
罗杰斯:难道那位地方检察官没说,今晚我们要逮捕丹诺吗?
洛克伍德:他是那样说过。
罗杰斯:当你把侦探和那位助理地方检察官带到农场,你以为那个“大个子”要来吗?
洛克伍德:我是这样认为的。
罗杰斯:你认为他是丹诺先生?
洛克伍德:我是这样想的。
罗杰斯:并且为了达到那个目的,你安排了整个过程,是吗?
洛克伍德:不,不能说是我安排的。
罗杰斯:哦,这出戏被推迟到第二天上午,是因为丹诺先生当时不在,是吗?
洛克伍德:不,根本不是那个原因。
罗杰斯:难道这整个事件推迟到第二天上午,在洛杉矶第三大街,不就是为了抓住丹诺先生吗?
洛克伍德:不,先生,据我所知不是这样。
“现在,洛克伍德先生,”罗杰斯以尖刻讽刺的语调问道,“当富兰克林与你碰面,怀特也落入陷阱时,丹诺先生是从哪个方向走来的呢?‘陷阱'一词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这是针对整个起诉,而不是针对这个证人。地方检察官弗雷德里克斯顿时从座位上跳起来表示反对。罗杰斯通过这一番询问,已经达到了目的,他已经播下了一粒肯定会生根发芽的种子。
对于伯特.富兰克林这位诉讼的主要证人,那么就辩方律师而言,打破其可信度是极其重要的。
“你认识洛克伍德先生有多少年了”罗杰斯开始提问。.
富兰克林:大约12年。
罗杰斯:他一直是你的朋友吗?
富兰克林:是的,先生。我一直把他当朋友。
罗杰斯:那么你告诉丹诺先生,假如他没有在那个倒霉的时候出现,你就可以耍弄花招,将洛克伍德送到警察局,并指控他敲诈勒索,是吗?
富兰克林:我没有那样说。
罗杰斯:那你说了些什么?
富兰克林:我没有说有关“花招”的任何事。
罗杰斯:你没有说有关“花招”的任何事吗?
富兰克林:没有,先生。
罗杰斯:那么,你说了些什么?
富兰克林:“我告诉丹诺先生,假如他没有在那个特别的时候很不凑巧的出现的话,我可以把洛克伍德送到第三大街和主街拐角的警察局,然后,指控他在麦克纳马拉一案中收受了贿赂。”
罗杰斯: 那么,这只是你为摆脱罪行而“第一次”指控其他人,是这样吗?
富兰克林:是的,先生。那是我第一次并且是唯一的一次。......
罗杰斯找到了一些材料,在随后的法庭盘问中将它派上了用场。
罗杰斯并没有立即将所有证据倾囊倒出,而是蹑手蹑脚,不知不觉地进入那个话题。“你知道工商联合会的办公室在哪里吗?”罗杰斯俯首问道。
富兰克林:知道,先生。
罗杰斯:你到过那儿吗?
富兰克林:到过,先生。
罗杰斯:什么时候?
富兰克林:呃,我去接洽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事,比如地皮生意,我去过工商联合会无数次。我记不得日期了。
罗杰斯:在你被指控行贿后,你到过那儿吗?
富兰克林:到过,先生。
罗杰斯:什么时候到过的?
富兰克林:我只能告诉你大致时间,1月或2月初。
罗杰斯:是谁邀请你去那儿的?
这时地方检察官连声抗议,但霍顿法官指示富兰克林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富兰克林:倘若你想知道的话,我会非常坦诚地告诉你,我碰巧去那儿参加了他们的会议。
罗杰斯:是谁让你去工商联合会的,是哪一位?
富兰克林:“J.A.克鲁克,一位承包商。”接着,富兰克林叙述了他如何告诉克鲁克,他想找份工作。
罗杰斯:他告诉了你些什么?
富兰克林:他说来开会的有一些是我的朋友,我可以去跟他们谈一谈。
罗杰斯:都有谁出席了这次会议?
富兰克林:工商联合会的秘书费利克斯.齐汉德拉、第一国家银行的斯托达.德杰斯、贝克钢铁公司的弗雷德.贝克、莱韦尔林钢铁公司的里斯.莱韦尔林,还有两位不认识的先生以及几位第一次见面的先生。
罗杰斯: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吗?
富兰克林:是的,先生。我的朋友。
罗杰斯:当中有两位你记不得了,而其他的人你是第一次看见,你把这些人都称为朋友吗?
富兰克林:是的,先生。
罗杰斯:你过去有没有到过这些人中谁的家里?
富兰克林:没有。
罗杰斯:这些人中有谁去过你的家吗?
富兰克林:没有。
罗杰斯:你曾经为他们当中任何一位一一在那次会议以前做过什么事吗?
富兰克林:在我记忆中没有。
罗杰斯:那好,是谁首先发言的?
富兰克林:我想是齐汉德拉先生。
罗杰斯: 他说了些什么?
富兰克林:当我走进那个房间时,齐汉德拉先生对我说:“你想给在座的先生们说些什么吗?”我答道:“是的。”于是,我告诉他们,我跟地方检察官陈述了一些我被捕有关的事实。我感觉那些人对我很友好,并且,他们会尽力帮我作为一名商人在众人面前重新站起来。
罗杰斯:尤其是给你点儿事干干,这样就能帮助你?
富兰克林:是的,我就是那么认为的,先生。
罗杰斯又重复了一次: 给你点儿事干干,以此来帮助你?
富兰克林:是的,先生。我就是那么认为的。
盘问完毕,富兰克林被驳得体无完肤一一他已经名声扫地了。
在随后的审讯中, 罗杰斯申请暂时退出此案,由克莱伦斯.丹诺第一次成为他自己的主辩律师。作为控方证人的老铁路技师乔治.贝姆陈述:“丹诺先生让我尽一切努力劝说奥蒂改变立场。丹诺先生给了我100美元,让我到加利福尼亚,并允诺到了以后会再给我钱。”当丹诺开始盘问时,丹诺意识到盘问一名精神上低能的老人有时反而是一种危险,至少当他年纪又大,又令人同情时。秘诀在于要注意避免显得残忍地推翻他的证词。丹诺的提问迅速而敏锐。还不到10分钟,贝姆就请求律师放慢语速。他记不清哪次会面是哪次,也记不清丹诺曾给他什么指示。“别着急,放松些,”丹诺温和地说。他用了适当的语气,半是严厉,半是温和。审判室内的人们都很欣赏他的才智与特殊风格。
丹诺敏锐的盘问技巧令证人招架不住,贝姆只好多次说:“让我想想再回答,我脑子转不了那么快。”当贝姆垂头丧气、羞愧难当地下证人席时,丹诺成功地给陪审团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印象。
经过多场唇枪舌剑,丹诺开始了他的终局发言:“陪审团的先生们,我为何受到审判?你们听审此案已有三个月了,如果你们仍不知道我为何受到审判,那么你们真不如我所相信你们的那般聪明了。我受到审判,并不是因为企图向一名叫洛克伍德的人行贿,或者有许多人认为我曾贿赂过他,但我受审并非为此。我受到审判,是因为我深爱着贫苦的人们,因为我与被压迫者为友,因为我多年来我一直与劳动人民并肩战斗,并让全美国对罪犯的怒气都发泄到我头上来,而与我是否犯有起诉书中所指控的罪行毫不相干。这就是我在此的原因,也就是我为何受到如此令人羞辱的原因。 如果你们定罪于我,有人会为此喝彩,但正义公道自在人心;如果你们相信我是清白的,判我无罪,我知道成千上万的,甚至更多的弱小、贫困、无助的人会来感谢陪审团使我获得自由。”双方终局辩论后,霍顿法官作了对陪审团的指示事项,40分钟后,陪审团团长M.R.威廉姆斯宣布了陪审团的判决:“无罪!”⑼罗杰斯对洛克伍德的交叉盘问目的是,证明富兰克林行贿陪审员被抓事件是为了布下一个陷害丹诺的陷阱。罗杰斯对富兰克林的交叉盘问则是通过攻击证人的可信品行以攻击证人的可靠性。克莱伦斯.丹诺对老铁路技师乔治.贝姆的交叉盘问取得了证人证言不被采信的预期结果。这就是交叉询问技巧的体现。
第二节 交叉询问的规则
交叉询问在英美法系各国制定法上陆续作为证据规则开始条文化:
以美国为例,《联邦证据规则》第661条确立了对证人一般保护;就确定真相及与证人可靠性有关的事项而询问;在直接询问(即主询问)中禁止诱导性提问;在交叉盘问中一般应允许诱导性提问;以及法庭时间的有效运用五条规则:询问与作证的方式和次序。(a)法庭控制。法庭应对询问证人和证人作证的方式与顺序行使合理控制,以便做到:(1)使询问和作证能有效地确定真相,(2)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时间,并且(3)保护证人免受折磨或不当刁难。(b)交叉盘问的范围。交叉盘问应限于直接询问的主要事项和与证人可靠性有关的事项。法庭经自由裁量,可以许可像在直接询问中那样对附加事项进行调查。(c)在直接询问证人时除非是为展开证人证言所必须,否则不应使用诱导性提问。在交叉盘问中,一般应允许诱导性提问。当一方当事人传唤敌意证人、对方当事人、或者与对方当事人利益一致的证人时,可以通过诱导性提问进行询问。⑽在司法实践中,美国的法官对如何进行交叉询问具有引导权,如在米兰达规则(即要求执法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之前必须明确告知犯罪嫌疑人有保持沉默权和聘请律师权,以便保护犯罪嫌疑人根据宪法第五修正案反对强迫性自我归罪的权利)问世后,1966年哈里斯贩毒案中,检察官对哈里斯进行交叉询问时,要求法庭允许使用警方在没有告知哈里斯有保持沉默权和聘请律师权情况下,哈里斯所作有罪供述的审讯笔录对哈里斯进行盘诘,但辩护律师坚决反对,认为该审讯笔录是非法证据应当排除。法官裁定检察官可以在交叉询问中使用审讯笔录但不得将其交给陪审员传阅。在陪审团评议前,法官指示陪审团在评议过程中只能在被告人可信度问题上考虑该审讯笔录,绝不能将审讯笔录作为直接认定被告人有罪的证据。哈里斯不服有罪判决,提出上诉被纽约州上诉法院驳回。哈里斯再次以米兰达规则为由请求最高法院调审此案。1970年2月24日最高法院以5比4的表决结果作出维持原判的裁定。最高法院裁定意见认为:每个刑事被告人都有权作证为自己辩护,或者拒绝作证。但是这种特权不能被解释为包括作伪证的权利。既然自愿出庭作证,上诉人就有义务真实并准确地进行陈述,而公诉方在本案中所做的无非就是使用了对抗式程序中传统的证言核实手段。既然被指控者曾经向某个第三人作出过内容不一致的陈述,那他就很难争辩说对方不能以交叉询问和质证的方式将这种自相矛盾之处提交陪审团。米兰达规则所提供的保护不能被滥用成在辩护中提供伪证而且不会面临与先前不一致话语对质之许可证。因此我们裁定,使用上诉人早先作出的不一致陈述对其可信度进行的质疑是恰当的。《联邦证据规则》607条和608条确立了一般可信性的弹劾规则,第607条谁可以对证人提出质疑:“任何一方当事人,包括传唤该证人的当事人,都可以攻击证人的可靠性。”第608条关于证人品格和行为的证据:(a)关于品格的意见证据和名声证据。对证人的可靠性可以通过意见证据或名声证据的形式予以攻击或支持,但受下列限制:1、证据只能针对可信或不可信的品行,并且2、关于可信品行的证据,只能在该证人的可信品行已受到意见证据或名声证据或其他证据的攻击之后,才具有可采性。(b)关于行为的具体实例。出于攻击或支持证人的可靠性的目的,除规则609所规定的定罪判决外,关于证人行为的具体实例不得以外在证据予以证明。但若是为了证明证人可信或不可信,则根据法庭的自由裁量,可以通过对该证人交叉盘问以下两方面事项,而予以调查关于证人行为的具体实例:1、关于该证人可信与不可信的品格,以及2、关于其他证人可信与不可信的品格,后者的品格在对该证人交叉盘问时曾得到证实。无论是被告人还是其他证人,若只就与可靠性有关的事项接受调查时作证,其所作证言并不产生被告人或证人放弃反对自我归罪权的效力。《联邦证据规则》第702条确立了对专家证人的反询问规则:专家的证言。如果科学、技术或其他专业知识有助于事实审理者理解证据或者裁决争议事实,则凭借知识、技能、经验、训练或教育而够格为专家的证人,可以以意见或其他形式就此作证。专家鉴定的内容应当包括:(a)鉴定须基于足够的事实或资料,并且(b)鉴定源自于足以信赖的原理与方法,以及(c)鉴定人足以信赖业已应用该原理于个案事实。第705条:披露专家意见后依据的事实或数据。”《联邦证据规则》第412条确立了对性侵害犯罪的被害人的反询问规则:性犯罪案件;所称被害人过去的性行为或所谓性倾向的关联性。(a)证据可采性的一般规定。在涉及所谓性行为不端的一切民事诉讼或刑事诉讼中,除(b)款和(c)款的外,下列证据无可采性:1、为证明所称被害人参加过的任何其他的性行为而提供的证据。2、为证明被害人的任何所谓性倾向而提供的证据。(b)各种例外。1、在刑事案件中,只要根据本证据规则另外许可采纳,则下列证据具有可采性:(A)为了证明被告人的某人是精液、伤痕或其它物证之根源,而提供的、有关所称被害人所实施性行为的具体实例的证据;(B)由被告人提供用以证明性行为曾得到所称被害人的同意的,有关所称被害人与被指控性行为不端者所实施性行为的具体实例的证据,或者由起诉方所提供的,有关所称被害人与被指控性行为不端者所实施性行为的具体实例的证据;以及(C)将其排除后就会侵犯被告人宪法权利的证据。2、在民事案件中,为了证明任何所称被害人的性行为或性倾向而提供的证据,在下列条件下具有可采性;该条件是,如果根据本证据规则该证据另外具有可采性,并且其证明价值实质上大于对任何被害人造成伤害的危险,以及对任何一方当事人造成不公平偏见的危险。有关所称被害人声誉的证据,仅当在辩论中该所称被害人已经予以认定的条件下,具有可采性。(c)决定可采性的程序。《联邦证据规则》第613条确立了先前不一致的陈述的反询问规则:”证人先前的陈述。(a)就证人先前的陈述询问证人。在就证人先前的陈述询问该证人时,不论该陈述是否书面形式,在当时都无需向证人出示该项陈述,也不必披露其内容。但如果对方律师有此要求时,应向其出示或披露。(b)关于证人先前不一致的陈述的外在证据。除非向证人提供了解释或否定此项陈述的机会,并且向对方当事人提供了此后询问该证人的机会,或者出于其他司法公正上的要求,否则关于证人先前不一致的陈述的外在证据无可采性。此项规则对规则801(b)2、所称对方当事人的自认不适用。”法院判例中禁止在直接询问中提出先前一致陈述之证据的法则。对于再主询问还有两条特别法则:1、对妨害性自主犯罪案件中允许在再主询问中提出先前一致陈述之证据的法则;2、再主询问的澄清与解释。⑾
英国《1999年青少年审判和刑事证据法》规定在对性犯罪诉讼程序中的原告的证人、儿童原告和其他儿童证人作为特定证人予以特别保护,禁止被告亲自交叉询问特定证人。
澳大利亚联邦《1995年证据法》第2章第5节交叉询问,第41条:提问不适当:1、在交叉询问中,如果向证人提出如下问题,法院可以禁止向证人发问,或者告知证人无需回答:(a)误导性(misleading)问题;或者(b)不适当地激怒(annoying)、扰乱(harrassing)、威胁(intimidating)、攻击(offensive)、压制(oppressive)证人或者重复性的问题。2、法院为第1款之目的所考虑的事项不受限制,但须考虑如下因素:(a)该证人任何有关的条件或个性,包括年龄、性别和教育程度;以及(b)该证人存在或者可能存在任何精神、智力或者身体上的障碍。第42条诱导性问题:1、除法院禁止提出诱导性问题或者指令证人可以不回答之外,当事人在交叉询问中可以向证人提出诱导性问题。2、法院在决定是否禁止提问或是否作出上述指令时所考虑的事项不受限制,但须考虑如下因素:(a)证人在接受主询问时所作之证言对传唤该证人的当事人不利;以及(b)证人与交叉询问人有共同的利益;以及(c)证人在整体上或者对某一特定问题上同情对其进行交叉询问的当事人;以及(d)证人的年龄或者证人存在任何精神、智力或者身体上的障碍,可能影响证人回答的。(3)如果法院确信,即使不提出诱导性问题亦完全可以确认事实的,则法院可禁止向证人发问,或者指令证人不回答问题。(4)本条不限制法院限制诱导性问题之权力。第43条:证人陈述前后矛盾:1、可以就证人所作陈述的前后矛盾向其进行交叉询问,不论:(a)是否向证人提供完全的细节陈述;或者(b)是否向证人出示包含的书证。2、如果在交叉询问中证人不承认其陈述前后矛盾,则交叉询问人不得主张证人陈述与证人证言不同,除非交叉询问人在交叉询问中:(a)充分告知证人进行陈述的情境,使该证人认可该陈述的;以及(b)就证人陈述与证人证言不一致之处特别提请证人注意的。3、当事人为提出有关陈述之证据,可以重新进行有关的诉讼程序(re-open the party' s case)。⑿
交叉询问在大陆法系的含义和规则却不尽相同。随着近年来两大法系的互相融合,互相渗透,大陆法系中言词证人质证的含义有向英美法系交叉询问靠拢之意。如近邻日本在其《刑事诉讼法》第304条:“对于证人、鉴定人或翻译人员,首先应当由审判长或陪席法官对其进行询问。前款的询问完毕后,经告知审判长,检察官、被告人或辩护人可以询问证人、鉴定人或翻译人员。如果对该证人、鉴定人或翻译人员的调查是基于检察官、被告人或辩护人的请求而进行的,则先由提出请求的人询问。法庭可以听取检察官、被告人或辩护人意见,在认为适当时,变更前二款的询问顺序。”日本《民事诉讼法》第202条:“1、证人寻问的顺序首先是提出其寻问申请的当事人,然后是其他当事人,其次是审判长。2、审判长认为适当时,可以征求当事人的意见变更前款的顺序。”⒀
试举法国的一例对鉴定人的质证,一名妇女被控用“铅砷砒霜”毒死其丈夫,她被起诉到重罪法庭。这名妇女曾经抛弃家庭而去追随她的情夫。几个月后又和丈夫重归于好,然而不到一个月,身体挺棒的丈夫被一种奇怪的病夺去了生命,这名妇女随即嫁给了情夫。邻居们反映很强烈,十八个月后警方把其丈夫的尸体挖出来,并做了解剖,发现尸体内含有很大剂量的砒霜。这名妇女被逮捕,她招供说:她将一种专治马铃薯甲虫病的药粉,每天早晨在她丈夫的咖啡里倒入相当于一汤匙甜食的量,药粉的主要成分是‘铅砷酸盐'。几星期后警察找到了装药粉的铁盒子,预审法官命令把铁盒子封存起来。在法庭上,这名妇女再次翻供,其辩护律师认为‘铅砷砒霜'这种称谓有疑点,遂向其药剂师朋友请教,药剂师告诉律师,如果是那种含铅的砒霜中毒,病理学家就应该在死者体内找到铅这种金属,而且农药标准规定使用治马铃薯甲虫病的药粉的制造者必须给药粉染色、并加上一种令人恶心的气味,把这种药粉放进汤里,汤马上会变成绿色,并发出一股刺鼻的硫磺气味,换句话说,任何正常人都不会喝下这种好象是喂牲口的饮料。辩护律师查找了法医鉴定,发现死者体内不含铅金属。著名病理学家勒波冬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辩护律师把自带的治马铃薯甲虫病的药粉在法庭上作了一次小实验,结果药粉放进水里,水马上变成绿色,发出一股刺鼻的硫磺气味。专家证人说他了解关于使用治马铃薯甲虫病的药粉的制造者必须给药粉染色、并加上一种令人恶心的气味的农药标准,问题是大多数治马铃薯甲虫病的药粉的制造者都不太遵守这条农药标准。审判长提出应当用铁盒子里的药粉再做一次实验,仍而实验结果是:加了药粉的水仍是透明无气味的。辩护律师要求审判长,让专家证人病理学家勒波冬能否用仪器对铁盒子里的药粉做一次分析,审判长同意了这一请求。第二天,专家证人勒波冬宣布铁盒子里的药粉不含砒霜。他并且解释道:“有两种治马铃薯甲虫病的药粉,一种含坤,就是辩护律师在法庭上作实验的那种,另一种含DDT,也就是装在铁盒子里的那种药粉,它对人几乎是无害的,因此不受‘治马铃薯甲虫病的药粉的制造者必须给药粉染色、并加上一种令人恶心的气味'的农药标准的约束。”作为有罪证据的装在铁盒子里的药粉成了证明被告无罪的有力证据。被告人被当庭无罪释放。⒁由此可见交叉询问无论在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都是一种正当的程序,只不过在英美法系中当事人主义色彩更浓一些,而在大陆法系中职权主义原则更重一些。
在我国,交叉询问以言词质证的形式出现,言词质证是以交叉询问的方式对言词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等提出质疑,从而确定其证明作用的诉讼活动。交叉询问体现了程序的正当,即由当事人从有利不利,控诉辩护的不同角度来探寻同一证据源,从而有助于观察问题的深刻性和全面性,是质证活动的核心。交叉询问程序由主询问(examination-in-chief)、反询问(cruss-examination)、再询问(包括举证方的再主询问re-examination和对方的再反询问recross-examination)等程序构成。与大陆法系交叉询问的操作类似。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47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第48条 :“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第155条 :“公诉人在法庭上宣读起诉书后,被告人、被害人可以就起诉书指控的犯罪进行陈述,公诉人可以讯问被告人。 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经审判长许可,可以向被告人发问。” 第156条:“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经审判长许可,可以对证人、鉴定人发问。审判长认为发问的内容与案件无关的时候,应当制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7条 :“对于证人能否辨别是非,能否正确表达,必要时可以进行审查或者鉴定。”第58条:“证据必须经过当庭出示、辨认、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查证属实,否则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对于出庭作证的证人,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等双方询问、质证,其证言经过审查确实的,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第133条:“在审判长主持下,公诉人可以就起诉书中指控的犯罪事实讯问被告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经审判长准许,可以就公诉人讯问的情况进行补充性发问;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诉讼代理人经审判长准许,可以就附带民事诉讼部分的事实向被告人发问;经审判长准许,被告人的辩护人及法定代理人或者诉讼代理人可以在控诉一方就某一具体问题讯问完毕后向被告人发问。”第134条:“对于共同犯罪案件中的被告人,应当分别进行讯问。合议庭认为必要时,可以传唤共同被告人同时到庭对质。”第135条:“控辩双方经审判长准许,可以向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发问。”第136条:“审判长对于控辩双方讯问、发问被告人、被害人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被告人的内容与本案无关或者讯问、发问的方式不当的,应当制止。”对于控辩双方认为对方讯问或者发问的内容与本案无关或者讯问、发问的方式不当并提出异议的,审判长应当判明情况予以支持或者驳回。”第143条:“向证人发问,应当先由提请传唤的一方进行;发问完毕后,对方经审判长准许,也可以发问。”第145条:“向鉴定人发问,应当先由要求传唤的一方进行;发问完毕后,对方经审判长准许,也可以发问。”第146条:”询问证人应当遵循以下规则:(一)发问的内容应当与案件的事实相关;(二)不得以诱导方式提问;(三)不得威胁证人;(四)不得损害证人的人格尊严。前款规定也适用于对被告人、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和被告人、鉴定人的讯问、发问或者询问。”第147条:“审判长对于向证人、鉴定人发问的内容与本案无关或者发问的方式不当的,应当制止。对于控辩双方认为对方发问的内容与本案无关或者发问的方式不当并提出异议的,审判长应当判明情况予以支持或者驳回。”第149条:“向证人和鉴定人发问应当分别进行。证人、鉴定人经控辩双方发问或者审判人员询问后,审判长应当告其退庭。证人、鉴定人不得旁听对本案的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70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第125条:“当事人经法庭许可,可以向证人、鉴定人、勘验人发问。”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55条规定:“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第57条规定:“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客观陈述其亲身感知的事实。证人为聋哑人的,可以其他表达方式作证。证人作证时,不得使用猜测、推断或者评论性的语言。” 第58条:“当事人可以对证人进行询问。证人不得旁听法庭审理;询问证人时,其他证人不得在场。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的,可以让证人进行对质。”第59条:”鉴定人应当出庭接受当事人质询。”第60条:“经法庭许可,当事人可以向证人、鉴定人、勘验人发问。询问证人、鉴定人、勘验人不得使用威胁、侮辱及不适当引导证人的言语和方式。”第61条:“当事人可以对出庭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进行询问,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可以对鉴定人进行询问。”第50条:“质证时,当事人应当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针对证据证明力有无以及证明力大小,进行质疑、说明与辩驳” 第51条:“质证按下列顺序进行:(一)原告出示证据,被告、第三人与原告进行质证;(二)被告出示证据,原告、第三人与被告进行质证;(三)第三人出示证据,原告、被告与第三人进行质证。人民法院依照职权调查收集的证据应当在庭审时出示,听取当事人意见,并可就调查收集该证据的情况予以说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八、法庭调查按下列顺序进行:6、原告出示证据,被告进行质证;被告出示证据,原告进行质证。7、原、被告对第三人出示的证据进行质证;第三人对原告或者被告出示的证据进行质证。8、审判人员出示人民法院调查收集的证据,原告、被告和第三人进行质证。经审判长许可,当事人可以向证人发问,当事人可以互相发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9条:“经法庭准许,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可以就证据问题相互发问,也可以向证人、鉴定人或者勘验人发问。 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相互发问,或者向证人、鉴定人、勘验人发问时,发问的内容应当与案件事实有关联,不得采用引诱、威胁、侮辱等语言或者方式。”第41条:“凡是知道案件事实的人,都有出庭作证的义务。”第46条:“证人应当陈述其亲历的具体事实。证人根据其经历所作出的判断、推测或者评论,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第47条:“当事人要求鉴定人出庭接受询问的,鉴定人应当出庭。”第48条:“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涉及的专门性问题,当事人可以向法庭申请由专业人员出庭进行说明,法庭也可以通知专业人员出庭说明。必要时,法庭可以组织专业人员进行对质。 当事人对出庭的专业人员是否具备相应专业知识、学历、资历等专业资格等有异议的,可以进行询问。由法庭决定其是否可以作为专业人员出庭。专业人员可以对鉴定人进行询问。”但在当前,由于证人、鉴定人、勘验人出庭作证的状况仍不容乐观,客观上,交叉询问在司法实践中尚不被人所重视。
第三节 交叉询问的技巧
美国弗朗西斯.韦尔曼说:“法庭盘询需要出众的天赋、逻辑思考的习惯、清晰的常识判断、无穷的耐心和自制力、透视人心的直觉能力、从表情判断他人的个性的能力、察觉他人动机的能力、强而准确的行动力、和主题有关的丰富知识以及一丝不苟的细心谨慎,还有最重要的,通过盘询发现对方证词弱点的本能。”⒂
言词证人证言的真实程度,往往受其道德品质、正义精神、所处环境、情况来源、辩识能力、文化程度、年龄大小以及与被证人有无利害关系等多种因素所左右。 即使是最诚实、最善良、最有正义感的证人,他所作的证言也可能与事实不相吻合,因为人是通过自己的感觉器官(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来感受一定的事实,并将其保留在记忆中,然后才能回忆和反映出来。而言词证人的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敏感性、观察力、感受力、辨别力、记忆力等等的生理和心理特性,都不可避免地影响其证言的可靠性。
言词质证是审查和核实言词陈述(包括当事人、证人、刑事被告人、刑事被害人、鉴定人、勘验人当庭所作的陈述)的一种方式,即对言词陈述提出质疑,让言词陈述人作进一步的陈述,以解疑释义,判断证据效力的一种诉讼活动。五十年代最高人民法院《在各级人民法院刑民事案件审判程序总结》中指出:“询问证人的时候,应当指出本案需要他证明的问题,并让他作充分的陈述,证人有数人的时候,应当隔离询问,必要时可让他们互相对质。”言词质证的过程,实际上是确定事实真相和排除合理怀疑的过程。举证方的主询问是举证方通过不带诱导性的提问展示言词证据,确立优势证据。对方的反询问则是反证方采取包括平和的、诱导性的设问,指出对言词证人的陈述的合理怀疑,通过举证方的再询问、对方的再反询问,从而确定该单一言词证据的是否具有客观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能否作为定案证据。言词质证(交叉询问)体现了当事人主义下证据调查中存在的一种对质精神,通过对立面的设置和反询问的运用进行质证。以便尽可能从程序上发现真实,实现正义。
这是一起诈骗案,某区检察分院指控被告人张某某,伙同王某某以代买钢材为名,由王某某出面联系,张某某先后与隆华实业贸易公司及某区工人俱乐部签订购销合同,骗取预付款二十九万。作为王某某的辩护律师抓住王某某是否'明知'这个本案关键,如系“明知”,则王某某构成诈骗共犯,如不“明知”,而是根本不知,那么王某某的所作所为由于缺少犯罪构成的主观要件,则不构成犯罪。辩护律师以查明王某某是否“明知”为重点,进行了法庭询问。
请看下面询问过程:
律师问:“被告人王某某,你是怎么认识张某某的?”
王某某:“大约是今年八、九月份,张某某所在的五金厂副厂长杨某某来找我,说他那里有430吨盘条(钢材),让我帮他把货弄出去,经杨介绍,我认识了张。因为张是五金厂厂长,我与张原不认识。”
律师问:“张某某以后有没有跟你谈到盘条的货源问题?”
王某某:“我在帮张牵线跟隆华订合同时,在五金厂见到与张一道的陈某某,张指着陈说他有货,提货单都有,看不看一样,我说不行,这时陈说提货单是有,钱都付了,你们要不要?张指着我说,买主这不是已来了。我还曾问过杨,杨说货源没问题,三天内保证有货。”
律师问:“张某某,你和王某某上哪去弄盘条?”
张某某:”陈某某他也在,指着他的150吨及李某的430吨,说货源有,王和陈谈了后说,他这才有了底,要不然不敢把隆华的钱弄过来。”
律师问:“羊某某是谁介绍来的,干什么?”
张某某:“是王某某介绍的,他们是为了到我这里来核实一下有无货。我说有货,你们把钱搁下就是了。”
通过交叉询问,结论显然是王某某不是“明知”张某某无货,由交叉询问而固定了证据。
在法庭辩论中,公诉人提出:“被告人王某某虽然不是‘明知'张某某无货,但他完全应当估计到。由此可见张、王在实施犯罪中是不明显的共谋。”显见公诉人这一推理违反了逻辑规则,犯了‘推不出'的错误。尽管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王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律师为被告人王某某上诉。二审法院将该案发回重审。二年后,某区人民法院作出重审判决书:“被告人王某某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替张某推销钢材,与张某某没有共同诈骗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宣告被告人王某某无罪。” ⒃
在言词质证中。证人编造的事实与案件的真实事实往往是互相矛盾的,我们就要善于揭露证人证言的逻辑矛盾,通过诘问,使证人陷于自相矛盾的困境,还事实本来面目。而巧妙又有力的发问,可以直接影响法庭的气氛,使听诉者进一步了解事实真相,把握案件的争议点。
有起女方指控男方借婚姻骗财的案例,原告吴某某(1967年出生)2003年6月经人介绍,与被告李某某(1952年出生)相识,并于2003年9月23日登记结婚。两人均系再婚。2003年9月22日,两人一起去某储蓄所存款25000元,存款户名是李某某,密码也是由李某某设置的,吴某某不知密码。对此双方并无争议,但原告认为25000元是自己交给被告(因为被告做生意需要钱),被告坚持说钱是自己做生意赚来的,在法庭上原告吴某某申请由被告儿子李辉某出庭作证,被告提出了一份1998年经居委会和派出所调解双方了断父子关系(按婚姻法规定父子血缘关系不能解除)的民事调解协议书,因律师接受委托时举证期限己过,无法举证。证人李辉某出庭作证时证明:他于2003年9月22日,曾听到继母吴某某讲借了25000元给父亲。并就父亲赌博、与人非法同居、做生意没赚到钱等方面出具了不利于被告的证词。被告律师抓住询问证人的机会进行了这么一段问话:
被告律师:“证人李辉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和你父亲住在一起吗?”
李辉某:“不住在一起。”
被告律师:“你和你父亲来往密切吗?”
李辉某:“我没有找过他,只是他找过我。”
被告律师:“你赡养了父亲吗?”
李辉某:“权利和义务相一致,他和我母亲离婚后就抛弃了我,从小就没有抚养我,我没有义务赡养他。”
被告律师拿出1998年8月26日‘民事调解协议书'复印件,其中有:‘1、李某某给付李辉某4300元作谋生经济,2、李辉某从今后再不向李某某要钱,李某某与李辉某关系已断'之句给证人看,问:“这份民事调解协议书是真的吗?”
李辉某:“这份民事调解协议书是真的。”
被告律师再未就事实进行核对,因为律师询问的目的已经达到,上述问话已成功证实被告儿子李辉某与被告关系十分僵硬,证人所作证言的可信度大打折扣,而原告又未作其他举证。
交叉询问作为发现真实及体现诉讼的对抗性质的最重要的法律机制,其目的旨在通过审理中询问对方证人来暴露其证言矛盾、错误或不实之处,以降低其证据的证明效力或证明该证人是不可靠的,或使证人陈述某些有利于本方当事人的事实。在英美法系历来被尊崇为法庭审判中发掘真理的最佳装置,但又是一门最难以掌握和最精彩的艺术。戈帕尔吉.梅罗特拉曾经说过:“许多案件的胜诉仅仅因为律师具有很高的盘询技巧。一个好的盘询者的提问总是又简洁又击中要害,他提出的问题是如此的巧妙,以至于无论被问者怎样回答,都令对他的辩护有利。”⒄如何运用适当的询问技巧,达成交叉询问的最终目的,就成为诉讼论辩中的一大课题。一般来说,完美的交叉询问应掌握以下几个要领:1、迂回询问,当你特别想从证人那里了解一个问题,切忌不要直截了当地发问,而应从迂回发问入手,向证人(含当事人等被问对象)提出一系列问题导向你希望得到的答案,使被问者在心理上放松甚至解除戒备,当证人回答了这一系列问题后,你想从证人那里了解的一个问题可能也在其中,即使没有直接回答,由于你的整个系列的发问也能使人很容易地发现证人所刻意回避的是什么。2、不要结论,当你向证人提出一系列问题时,要一次一点地提问,通过你的整个系列的发问,直至最后导出了整个结论,就应停止发问,无须将结论给证人挑明。3、禁问不利,当你盘诘证人时,要理顺关系,要思考你应当问些什么,提出的问题证人可能怎样回答,慎选安全主题。决不要向证人发问可能会导致对已方不利的问题。4、禁乱发挥,在交叉询问中任意发挥是最危险的事情。在准备提问时要预先划定提问的界线。不能自信能从对方证人口中挤出些对己方当事人有利的东西而任意发挥,如果对方证人没说什么不利于己方当事人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不必再追问什么。5、防堵瑕疵,对可能遭致反询问的疑点,必须在主询问中厘清,以泯灭其瑕疵,切忌主动发掘,自曝其短,倘遭致反询问在再主询问中仍有解释的机会。6、避免重复,发问必须要有目标,如果通过发问没有得到你希望得到的答案,不要再重复你刚才已直接发问的问题,可先询问证人其他问题,而后变换一个角度,发问你希望得到答案的问题。7、归纳发问,当证人回答问题时表达不清、逻辑混乱,使人无法听懂时,可将其答复略加归纳,使之条理化,换一种方式发问,力求证人回答问题简洁易懂;当被问者陈述时带有行业性、区域性的词句使人不易听懂时,可作解释性的发问,使其换用通俗的语言回答问题。8、异议先机,对于对方超出证据法则常轨的询问,抢在言词证人作答之前即时提出异议,旨在避免法庭因不当询问形成偏见进而导致误判。
掌握发问的时机和技巧:一要紧贴关键,抓住主题,切忌无关宏旨。在发问内容时必须与论辩观点相互联系、彼此呼应,主询问时直接切入主要事实。对与论辩焦点无关或关系不大的问题尽量不发问,对枝节问题不发问或少发问,不宜纠缠。对有的关键情节必要时可以变换一个角度发问。发问掌握关键重点,指向核心问题,以取得最佳论辩效果。二要因人而宜,有的放矢,切忌不分对象。要研究和了解发问对象,制定正确对策,并据以设计出提问的内容。在遣词用句,发问方式上因人而异,有的可开门见山,有的是曲线设问,有的则由远即近,有的应明知故问,对此应心中有数。三要随机应变,巧妙应对,切忌照本宣科。善于灵活机敏地根据具体对象对具体问题加以分折,正确地、准确地估计发问对象的理解和表达能力,研究发问对象在庭审过程中的异常变化,针对质证情况适当调整发问内容和发问角度。四要说话通俗,设问易懂,切忌官腔十足。发问要简洁,语言要精练,表达要准确,避免发问对象对所提问题产生歧义或造成不必要的误解。五要含而不露,适当提问,切忌不着边际。尽量使用简单提问,务必使发问对象逐句回答,避免发问对象回答询问事无巨细,长篇作答。运用技巧尽力使发问对象情绪松弛,尽量不给发问对象太大的压力,以利其准确地回答问题。
詹姆斯.麦廸逊说过:“法庭对抗犹如军事对抗,有时十分必要,它使我们得到锻炼与实践,学会捍卫自由和财富的艺术。” ⒅交叉询问就是这种法庭对抗方式之一。
参考文献:
⑴[美]弗朗西斯.韦尔曼著、林正译:《舌战羊皮卷》,载于新华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第17页。
⑵《新华词典》,载于商务印书馆1980年8月第1版,第413页、第959页。
⑶[英]戴维.M.沃克:《牛津法律大辞典》,载于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年8月第1版,第230页
⑷[美]弗朗西斯.韦尔曼著、林正译:《舌战羊皮卷》,载于新华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第53-55页。
⑸ 黄浩森、朱武著:《刑侦专业形式逻辑》,载于南开大学出版社1985年11月第1版,第226-227页。
⑹[美]弗朗西斯.韦尔曼著、林正译:《舌战羊皮卷》,载于新华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第73页。
⑺[美]弗朗西斯.韦尔曼著、林正译:《舌战羊皮卷》,载于新华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第35-39页。
⑻[美]弗朗西斯.韦尔曼著、林正译:《舌战羊皮卷》,载于新华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第84-85页。
⑼ 林正主编:《我反对》,载于新华出版社1999年10月第1版,第316-319、327-328、332-334、355-356、436-437、447页。
⑽ 何家弘、张卫平《外国证据法选译》,载于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年10月第1版,第704-705页美国《联邦证据规则》
⑾ 何家弘、张卫平《外国证据法选译》,载于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年10月第1版,第681-682、724、730-731、640-641、716页美国《联邦证据规则》。
⑿ 何家弘、张卫平《外国证据法选译》,载于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年10月第1版,第223-225页 澳大利亚联邦《1995年证据法》。 
⒀ 何家弘、张卫平《外国证据法选译》,载于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年10月第1版,第1376、1386页《日本刑事诉讼法》、《日本民事诉讼法》。
⒁ 法]勒内.弗洛里奥著、赵淑美、张洪竹译:《错案》,载于法律出版社1981年10月第1版,第255-258页。
⒂[美]弗朗西斯.韦尔曼著、林正译:《舌战羊皮卷》,载于新华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第7页。
⒃ 董服民:《青天就在你的身边》,载于《律师与法制》1991年第4期,第29页。
⒄ 林正主编:《我反对》,载于新华出版社1999年10月第1版,第305页。
⒅ 林正主编:《我反对》,载于新华出版社1999年10月第1版,第407页。
★张宪涛律师E-mail: zxtlaw@163.com ★备案序号:赣ICP备06005245号★
★律师执业证14981998110439号★张宪涛律师网版权所有★制作人张宪涛
--西湖 宋.杨万里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欢迎发送电子邮件zxtlaw@163.com!欢迎拨打13907983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