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张宪涛律师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采纳律师辩护意见二审改判李庆好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案</t<> <table width="778" height="700" border="0" align="center"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bgcolor="#ffffff" class="border1"> <tr><td valign="top"><table width="100%" border="0" align="center" cellpadding="10" cellspacing="0"> <tr><td><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padding="4" cellspacing="1" bgcolor="#666666" id="article"> <tr><td bgcolor="#ECF5FF"><!--<$[张宪涛律师网名]>begin--><font color="#000000" face="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size="3"> <br><dd>办案小结: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采纳二审律师‘请求从严控制死刑的政策出发改判李庆好死缓刑’的辩护意见,以(2007)闽刑终字第488号刑事判决书改判李庆好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br><dd>二审辩护词 <br><dd>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br><dd>江西立宇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李庆好的委托,指派本律师为被告人李庆好进行二审辩护,辩护人依据事实和法律,认为被告人李庆好罪不至死,现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br><dd>一、一审中辩护人已经提出被告人李庆好的犯罪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辩护意见。在上诉状中再一次从被告人李庆好只有伤害的故意,而没有杀人的故意阐述了自已的观点。如何判断行为人故意的内容,是一个复杂细致的问题。必须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既要考虑行为人的认识水平、行为能力,也要考虑作案时的客观环境,作案的全过程。不能简单地根据致人死亡做结论。从被告人供述看, 2007年1月9日第一次讯问笔录、1月10日第二次讯问笔录承认用水果‘刀捅了人。’,以后一直无反复,1月10日第三次讯问笔录回答‘因为我用刀把人给捅伤了。’(p31页)‘大概受伤了吧。’(p35页)1月23日第四次讯问笔录回答‘我也不知道那师付被我捅得怎么样了。’(p37页).证人李某贵1月9日证实‘李庆好说就是把人家划破了一点皮。’(p76页)与被告人李庆好1月10日第三次讯问笔录供述曾告诉李某贵‘我告诉他往那理发师背上捅了几刀,不知道怎么样了。’(p34页)基本吻合.证人王某花1月9日证实听王某财说‘李庆好在昨晚跟人打架了(p81页)与被告人李庆好1月10日第三次讯问笔录供述‘要他转告我阿姨说我在外面打架了。’(p34页)一致.另外证人刘某鑫证言:李庆好说‘就是砍了人家两三下,应该不会死才对。’(P120页)‘他就是说只是想教训一下对方,绝对没有想到会死的’(P121页);泉三院司法精神医学鉴定书记录:‘问,你是否想要把他捅死?答,不是,我只是想教训他一下,’(P154页)从以上证据再现还原的本案法律事实,能够充分判明行为人主观要件的具体内容是伤害的故意而不是杀人的故意。 <br><dd>二、被害人死亡是多因一果。在被害人入院后,只进行了清创缝合探查,而没有进行进行物理止血,也没有为补偿失血而给予输血,而仅是补液扩容,这种医疗程序在一家正规医院是难以想见的。参照卫生部卫医发[2007]175号《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临床诊疗指南》‘(2)全身治疗: 2)维持循环功能,主要是止血、补充有效循环血容量和控制休克。8)手术选择,对有开放性伤口、出血、穿刺伤伤及重要器官或闭合性内脏破裂以及骨折往往需要手术治疗。对需手术止血防治休克的要立即手术,对闭合性内脏损伤需手术探查的也要立即行手术探查。’ 被害人在2时住院后,又经过50多分钟的失血,至宣布死亡血性液体共溢出2500ml,被害人因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如此看来,如果住院后医生对被害人积极进行物理止血,又有充足的配型血液的话,被害人很有可能不会死亡。可见邓某某的死亡是一因多果的结果。 <br><dd>为什么说在控制休克上丧失了宝贵的抢救时间呢?从案卷材料看,有这么几个可能性:1、应当报警走绿色通道而未报警,丧失了宝贵的抢救时间:p51页证人曾某财说‘之前我给发廊的人说要赶快报警,而发廊无人报警,只是在2007年1月7日4时25分邓某某死后证人张某银(p53页)才向警方报警(p55页,‘当时我们店里还有一个姓曾的顾客就说要报110,而邓某某自己说都没什么不要紧,叫小曾不要报警)鉴于我国现行医疗体制,如属警方送被害人去医院,抢救的效率会更高一些。2、从送医的时间看是及时的:p55页证人张某银说整个过程‘也就二分钟左右的时间,随即用汽车将邓某某送进某医院抢救,p51页证人曾某财、p63页证人吴某玲均证实用汽车送邓某某进某医院抢救的事实,而理发店离某医院不到8分钟车程,推算从邓某某受伤到进入某医院整个过程不到15分钟,失血时间至入院时不到20分钟而非住院病历所述1小时.3、邓某某在医院时间约为二小时:证人曾某财证实案发时间为1时30分左右(p51页),证人张某银说是1时40分左右(p54页),证人吴某玲证实时间为1点多(p63页).法医学鉴定书引述邓某某住院病历:入院时间为2时.4时52分宣布死亡(p145页)4、费用问题也是导致没有输血的可能性之一,由于某医院系民营医院,而案发时间为凌晨,店主张某银为配合手术也仅仅交纳了自身所带的500元作押金(p55页),连起码的手术费都不够,更不用说输血费用。 <dd>三、异地环境对被告人李庆好的行为产生不良刺激:这个案子有个细节,就是在2007年1月1日邓某某第一次为李庆好理发时,理发费并不是在理完发后由李庆好支付给理发店,而是在进理发店时由带李庆好来店理发的姨父袁某明直接支付5元钱给理发店,这对一个刚满十九岁的打工青年来说肯定不具备起码的做人尊严.也就使我们为理发这一常人较易处理的小纠纷演变成大祸增加了一层社会学的感知。 <br><dd>四、被害人对纠纷的产生和矛盾激化负有过错:前面已陈述李庆好支付5元钱理发费的经济权利都没有,因此常人理完发因质量不好而拒付理发费的通常消费服务纠纷模式不见了。而在本案中,恰恰被害人与被告人性格都内向, <br><dd>故李庆好在1月9日第一次讯问时供述说他向邓某某讲头发剪得太短了,而邓某某说如果嫌剪得不好就到其他店去剪,第二天去交涉时他不理我就坐在那里看电视.证人王某花1月9日证实听李庆好说‘因为店里的那个剪头发的把我头发剪不好,而且还耍他(p81页) 证人张某银证实2日时李庆好再次来找邓某某,说他的头发被邓某某剪坏了,看要怎么办,他们就在那小吵了几句(p54页) 证人李某度证实那顾客嫌邓某某把他的头发剪得很难看,引起矛盾(p98页) 因此,被害人对纠纷的产生和矛盾激化确有过错。 <br><dd>五、关于被告人李庆好的精神病学鉴定,我不是专家,无法否认符合证据耍件的鉴定书,但是,从案卷材料分析,我认为李庆好的精神人格对他行为的产生有一定因果关系。对于李庆好小时候患过脑膜炎,我认为应该没有争议.对于李庆好性格内向,独来独往,个性孤僻也有许多证人谈及,但对于李庆好在公安讯问时一再提出他的头发被邓某某剪坏了,一些同事都笑他,街上的路人也说他是垃圾头。这一点恰恰证明李庆好患有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存在幻觉,幻听,伴有人格改变,在此基础上可能出现伤人等违法行为。故此,在一审中,附带民事原告律师在发表代理词时以李庆好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始终嘻皮笑脸为由指责李庆好毫无悔罪表现,须知,这正是李庆好精神病态的表现。 <br><dd>综上,辩护人从罪名定性,抢救失误,环境影响,对方过错,精神障碍五个方面论证了被告人李庆好罪不至死。 <br><dd>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古老中国的一条法则。需要说明的是在2007年12月18日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104个国家代表投票通过了全球暂缓死刑决议草案,虽然中国投了反对票,说明该决议对中国暂无约束力,但是通过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建立死刑二审开庭机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二○○七年三月九日印发《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的通知“保留死刑,严格控制死刑”是我国的基本死刑政策。凡是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说明慎用死刑的社会政策。 <br><dd>最高人民法院1999年《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认为:要准确把握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的标准。对故意杀人犯罪是否判处死刑,不仅要看是否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结果,还要综合考虑案件的全部情况。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要注意严格区分故意杀人罪与故意伤害罪的界限。在直接故意杀人与间接故意杀人案件中,犯罪人的主观恶性程度是不同的,在处刑上也应有所区别。间接故意杀人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虽然都造成了死亡后果,但行为人故意的性质和内容是截然不同的。不注意区分犯罪的性质和故意的内容,只要有死亡后果就判处死刑的做法是错误的,这在今后的工作中,应当予以纠正。对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的,才可以判处死刑。最高人民法院2007年《关于进一步加强刑事审判工作的决定》贯彻执行“保留死刑,严格控制死刑”的刑事政策。对于具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的,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一般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因被害方的过错行为引起的案件,案发后真诚悔罪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案件等具有酌定从轻情节的,应慎用死刑立即执行。注重发挥死缓制度既能够依法严惩犯罪又能够有效减少死刑执行的作用,凡是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的,一律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br><dd>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审议。 <br><dd> 辩护人 江西立宇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宪涛 <br><dd>2008年2月29日 <br><dd><a href="/"><font color="red">点击返回★张宪涛律师网★首页</a><!--<$[张宪涛律师网]>end--></td></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