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张宪涛律师网-澳门律师公会律师纪律守则

《澳门律师公会律师纪律守则》
第一章   违反纪律
第一条   (对人及事物之适用範围)
一、本守则适用于从事职业活动之律师及实习律师。
二、《纪律守则》规範纪律程序之进行以及设定在控诉、辩护及上诉方面对嫌疑人及利害关係人之保障,并规定违纪行为之处分之酌科。
叁、本法规内所提及之律师亦包含实习律师。
第二条   (违反纪律之概念)   由于作为或不作为而导致错过违反《律师通则》及《职业道德守则》或其他现行规定所订立之义务者,构成违反纪律。
第叁条   (纪律权限)   律师业高等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对律师及实习律师行使专属纪律管辖权,以及根据律师通则第二十叁条之规定及为该条之效力,审查道德品行之欠缺。
第二章   纪律行动
第四条   (发起)   委员会依职权执行纪律行动,而纪律行动可由委员会主动发起,或透过澳门律师公会、个人、法院及在刑事侦查或警察调查方面具有权力之实体以书面作出之投诉或举报而发起。
第五条   (正当性)   对所举办之事实具直接利害关係者得参与有关程序,并得要求作出及陈述认为适当之事宜。
第六条   (提起)
一、纪律程序係透过委员会之决议提起。
二、在将投诉或举报送交委员会议决前,委员会主席得事先命令採取简易措施,以澄清投诉或举报内所载之事实。
叁、如认为投诉或举报明显属不应理会者,委员会得透过主席具依据之决定将之驳回,而对主席之决定得向该机关提出声明异议。
第七条   (强迫性)   任何处分之科处,仅在查明纪律程序中各项事实后为之。
第八条   (程序之保密性)
一、在作出控诉批示前,程序具保密性。
二、预审员得许可利害关係人或嫌疑人查阅卷宗,但以不会对预审造成不便为限。
叁、为方便预审,预审员得给予利害关係人或嫌疑人有关程序文件之副本,以便利害关係人或嫌疑人对程序文件发表意见。
四、应说明用途之申请,为维护申请人之正当利益,委员会得在程序中任何阶段,甚至在纪律程序结束后,许可发给证明,但得限制该证明之用途。
五、如嫌疑人及身为律师之利害关係人不遵守程序之保密性,则须负纪律责任。
第九条   (无偿性)   纪律程序为无偿。
第十条   (辩论塬则)   纪律程序具有辩论结构,其整个程序,特别是预审行为,均须遵守辩论塬则,否则导致全部或部分无效。
第十一条   (时效)
一、纪律程序之时效自违反纪律之日起叁年后完成。
二、如违反纪律之行为同时构成刑事不法行为,且刑事追讼时效较纪律程序为长,则纪律程序时效与刑事追诉时效相同。
叁、时效係依职权审理,但不妨碍嫌疑人得要求程序继续进行。
第十二条   (程序及行为之方式)
一、纪律程序可分为普通程序或专案调查程序,而预审係採取简易程序。
二、如具体指出律师作出之违纪行为,则採用普通程序。
叁、专案调查程序适用于第五十一条所规定之情况。
四、一切行为或措施以及所有程序上之步骤均应属为发现真相而必需作出者,且不得损害个人之保障及合法性。
五、如法律无要求其他手续,则通知係以挂号信为之。
六、程序上之行为自领导有关措施及缮录有关行为之人之签名及简签,即为有效;如嫌疑人及利害关係人参与有关措施及行为,亦需其签名及简签。
七、呈交文件时,须在文件及其副本上註明收件日期,不论为任何目的更改该日期者,即须负纪律责任。
第十叁条   (撤回)   如利害关係人撤回纪律行动,纪律程序即消灭;但归责之违纪行为影响嫌疑律师或律师阶层之尊严,或影响澳门律师公会之声誉者除外。
第十四条   (註册之取消或终止)
一、请求取消或终止註册并不使因以往违纪行为而须负之纪律责任终止。
二、註册之中止不导致嫌疑律师不受纪律管辖权之约束。
第十五条   (预审员之委任顺序名单)
一、委员会应编制程序预审员之委任顺序名单,并使其保持最新资料。
二、预审员之排列一般按字母顺序为之。
叁、如发生任何事情使委员会认为有理由不按字母顺序委任预审员,委员会得委派另一名律师作预审,但不妨碍委员会授权予一名身为其成员之律师作预审。
第十六条   (预审员之代替)   预审员可因患病、声请迴避、自行迴避或其他可接受之障碍而被代替。
第十七条   (程序之进行)   委员会须每季审议上一季度已分派之待决及已审理之程序之简报。
第叁章   纪律程序之预审
第十八条   (目的)   在程序预审时,预审员应力求查明事实真相,消除妨碍程序之正常及快捷进行之障碍,拒绝作出一切无关、无用或拖延程序进行之事宜,促成认为对预审为适当之措施,即使该等措施係关于在利害关係人之申请或答覆内未提及之事宜。
第十九条   (分发)   提起纪律程序后,立即按第十五条及第十六条之规定分发卷宗。
第二十条   (程序之合併)   如有数个待决纪律程序针对同一嫌疑人,所有程序应合併于最先提起之程序内并仅宣示一裁定,但将各程序合併明显係不适宜者除外。
第二十一条   (预审员之开始)
一、预审应自向预审员作出委任通知之日起五日内开始;
二、应将预审之开始通知委员会、嫌疑人、参与程序之人以及通知在程序中之其他利害关係人,但对利害关係人之通知预审员认为不适宜或不适时者除外。
第二十二条   (预审之地点)
一、程序之预审应在委员会住所进行,但有关措施适宜在其他地点作出者,不在此限。
二、得以公函、电报或图文传真要求有权限机关採取措施,并指明採取措施之期间以及所涉及之事宜。
第二十叁条   (证据方法)
一、程序预审中可使用法律容许之一切证据方法。
二、预审员必须通知嫌疑人可对举报或投诉之事宜作出答辩。
叁、嫌疑人及利害关係人得要求预审员採取认为对查明真相属必需之证据措施。
四、根据民事诉讼法及刑事诉讼法之规定不能作证之人不得为证人,但如其欲为声明人且预审员认为适宜,则可获准为声明人。
五、须通知证人及声明人应到场作陈述之日期、时间及地点,而彼等之声明係以书面作出,如有需要,可进行对质。
六、鑑定人、翻译员、声明人及证人须依法宣誓,承诺清楚知悉所执行之职务及所说者均属事实。
第二十四条   (预审之结束)
一、程序预审结束后,预审员作出控诉批示或发出有依据之意见书,其内得作出将卷宗归档或等待提出更佳之证据之结论。
二、如无作出控诉批示,预审员应立即将卷宗呈交委员会审议,而委员会应在首次会议上审议卷宗,议决将卷宗归档或继续进行程序而作出补足措施,又或议决作出控诉批示,如有需要,尚得委任另一名预审员。
第二十五条   (附随事项)
一、下列事项构成纪律程序之附随事项:   a) 对嫌疑人作防範性终止;   b) 应作预审或裁定者之迴避;   c) 虚假事项。
二、一切抗辩均须依职权审理;抗辩亦得在辩护陈述前之程序中任何阶段,透过指明抗辩所依据之事实及有关证据之申请书提出。
第四章   控诉及辩护
第二十六条   (控诉)
一、控诉批示内应列明嫌疑人身分资料、被归责之事实、作出该等事实之情节、所违反之法律规定及规章规定以及呈交辩护书之期间。
二、同时须命令将嫌疑人纪律纪录之摘录与卷宗合併。
第二十七条   (防範性终止)
一、作出控诉批示后,如遇下列任一情节,委员会得命令对嫌疑人採取防範性终止措施:   a) 有可能再次严重违反纪律或试图干扰程序预审之进行;   b) 嫌疑人因在从事职务时所犯之罪行已被控诉或起诉,又或因其他可处以重监禁刑之罪行被起诉。
二、防範性终止不得逾九十日,且需经委员会成员简单多数之决议作出。
叁、经委员会主席建议及获委员会成员叁分之二多数通过,委员会得例外延长防範性终止最多九十日。
四、防範性终止应在终止处分内扣除。
五、纪律程序之嫌疑人处于防範性终止时,该纪律程序得优先于其他程序获审理,且即使遇假期亦继续审理。
六、应将终止处分当面通知嫌疑人或透过双挂号信作通知,并须给予或附上终止决定之副本及警告书,其内指明自通知日起嫌疑人不得从事任何职业行为,否则将终止处分予以公佈,且不妨碍提起纪律程序。
七、亦须将终止处分通知本地区法院、公证署及登记局。
第二十八条   (对嫌疑人之通知)
一、控诉係当面通知嫌疑人或透过邮递通知,并须给予或附上控诉书副本。
二、以邮递方式作出通知时,应视乎註册有效与否,而分别将具收卷回执之通知寄往嫌疑人职业住所,或将之寄往其居所。
叁、如嫌疑人不在澳门或不知其居所,通知係以在委员会住所所在地、澳门律师公会住所所在地及嫌疑人职业住所或最后居所张贴附控诉摘要之告示为之。
四、如未在告示上指定呈交辩护书之期间内作答辩,则为一切法律效力,视为已作出听证。
第二十九条   (辩护之期间)
一、辩护之期间为十日。
二、如被通知之嫌疑人在外地或以告示通知嫌疑人者,辩护之期间不得少于二十日,亦不得多于叁十日。
叁、在合理障碍之情况下,预审员亦得接受逾期作出之辩护。
第叁十条   (辩护权之行使)
一、嫌疑人得特别透过委託书指定一名律师为其辩护。
二、如嫌疑人不能行使此权利,委员会主席应依职权为此委任一名律师。
第叁十一条   (辩护书之呈交)
一、辩论书内应清楚及扼要陈述事实及其所依据之理由。
二、嫌疑人应在辩护书内呈交证人名单、附具文件及要求採取新措施。
叁、如未指明拟证明之事实,应邀请嫌疑人指明事实,否则申请将被驳回。
四、对每一事实不得指定超过五名证人,而证人之总数不得超过二十名,但不妨碍第叁十叁条之规定。
第叁十二条   (利害关係人之听证)
一、利害关係人有权在最终裁定作出前被听证,以及有权要求作出补足措施及附上文件。
二、对利害关係人听证,应预先作出通知,并让其知悉事实上之问题及法律上之问题。
叁、在下列情况下,将不进行对利害关係人之听证:   a) 对程序作出裁定属不可延迟及急需;及   b) 预料听证可影响裁定之执行或效用。
四、如利害关係人已在程序中就对裁定係重要之问题及所提出之证据发表意见,或预料程序之裁定係对其有利时,则免除对利害关係人之听证。
第叁十叁条   (新措施之实施)
一、对嫌疑人作出听证后,得依职权或应嫌疑人或利害关係人之请求,採取属适宜之补足措施。
二、检查、查检、评估及其他措施均由鑑定人实施。
叁、亦得要求专门部门採取措施。
第叁十四条   (补足陈述)   实施上条所指之措施后,如有需要,应通知嫌疑人及利害关係人作补足陈述。
第叁十五条   (卷宗之查阅)   在呈交辩护书及陈述书之期间内,得在办事处查阅卷宗,或将卷宗交由受委託之律师,以便在其事务所查阅。
第叁十六条   (无效)   下列者构成不可补正之无效:   a) 未对嫌疑人进行听证;   b) 未作出任何发现真相之必要措施或可影响对嫌疑人之辩护保障之必要措施。
第叁十七条   (最后报告书)   作出补足措施后,预审员应编写最后报告书,其内指明利害关係人之请求、概述卷宗之内容、提出裁定之建议以及指出证明该建议为合理之事实上及法律上之理由。
第五章   审理
第叁十八条   (审理之期间)
一、纪律程序应自分发日起一年内作预审,并将之呈交审理。
二、委员会得经简单多数作出具依据之决议,将上述期间最多延长一年。
叁、如未遵守上两款所指之期间,为採取纪律行动,须根据相同之规定将卷宗重新分发予另一预审员,而有关事实必须交由委员会审议。
第叁十九条   (委员会裁定)
一、纪律程序应在检阅后举行之首次会议上进行审理。
二、经委员会作出决议后,应缮录委员会裁定,并在其上签名,而在裁定中无须记录落败票。
第四十条   (委员会裁定之通知)
一、委员会之最终裁定应通知下列者,但不妨碍《律师通则》第十条第五款及第六款规定之适用:   a) 嫌疑人;   b) 利害关係人;   c) 法院及其他举报违纪行为之实体;   d) 澳门律师公会。
二、对嫌疑人之通知,係根据第二十八条之规定为之。
叁、通知委员会裁定后,得要求对其澄清,或对无效提出争执。
四、最终裁定应载于被处分律师之纪律纪录内。
第六章   纪律处分
第四十一条   (处分种类)
一、纪律处分包括:   a) 警告;   b) 谴责;   c) 最高至澳门币十万元之罚款;   d) 中止十日至一百八十日;   e) 中止六个月至五年;   f) 中止五年至十五年。
二、上款 c 、d、e 及 f 项所规定之处分,仅在获委员会全体成员叁分之二票数议决通过时科处之。
叁、在科处任何处分时,得一併要求返还款项、文件或物件,此外,亦可同时或分别科处丧失服务费。
第四十二条   (处分之酌科)   科处处分时,应考虑嫌疑人之职业表现及纪律前科、罪过程度、违纪行为之后果及一切加重或减轻情节。
第四十叁条   (处分之公开)
一、终止处分一经确定,应立即将之通知本地区所有法院、公证署及登记局。
二、如科处之终止处分逾六个月,应在《政府公报》、一份中文报章及一份葡文报章上予以公开,费用由嫌疑人负担。
第七章   声明异议及上诉
第四十四条   (可提出声明异议及上诉之决议)
一、对委员会之决议,如未提起司法上诉,可自决议通知日起十日内向同一委员会声明异议。
二、委员会应在二十日期间内对声明异议作出审理,逾期仍未作出决定者,视为驳回声明异议。
叁、对委员会之决议可自决议通知日起十日内向第二审法院提起上诉,但已提出声明异议者除外,在此情况下,期间应自通知关于声明异议之决定之日或自上款所指期间届满后起算。
第四十五条   (不可放弃)   在对裁定作出审理前,不容放弃上诉。
第四十六条   (提出声明异议及上诉之正当性)   下列者具提出声明异议及上诉之正当性:   a) 嫌疑人;   b) 利害关係人;   c) 澳门律师公会。
第四十七条   (上诉之提起)   如已请求澄清裁定或对裁定之无效提出争执,提起上诉之期间应自对该等请求作出决定之委员会裁定通知日起算。
第四十八条   (上呈及效力)   对委员会之中间裁定提起之上诉係与最终裁定之上诉一併上呈。
第四十九条   (陈述)   上诉受理后,应在将上诉卷宗上呈前,通知上诉人及被上诉人在先后各十日之期间内呈交陈述书,且准许其为此查阅卷宗。
第五十条   (卷宗之发还)   对任何上诉作出确定裁判后,卷宗应发还委员会。
第八章   专案调查程序
第五十一条   (提起)   如欠缺违纪行为之具体资料,未获悉违法者或需要进行简易调查以查明事实时,得命令开展专案调查程序。
第五十二条   (结束)
一、预审结束后,预审员应发出具体依据之意见书,按其认为是否存在违反纪律之强烈迹象,建议以纪律程序方式继续进行程序或将之归档。
二、上款所指之程序应交由委员会在预审结束后之首次会议上作出裁定。
叁、如意见书不获通过,应在身为委员会成员之律师中指定另一名预审员。
第五十叁条   (适用制度)   凡对专案调查无特别规定时,一切纪律程序之规定均适用于专案调查程序。
第九章   处分之执行
第五十四条   (执行权限)   委员会有权限执行本身所作已确定之裁定及处分。
第五十五条   (不履行之后果)   被处分之律师之註册中止至已履行纪律裁定为止。
第五十六条   (终止处分之开始履行)
一、终止处分自处分公布翌日开始履行。
二、如在处分公布日前嫌疑人之註册已被终止或取消,终止处分应自终止註册之终止或重新註册之翌日,又或自之前被科处之终止处分结束后开始履行。
第十章   裁定之复查
第五十七条   (权限)
一、对委员会已确定之裁定之复查属委员会本身之权限。
二、上诉期间届满而未提起上诉时,委员会之裁定视为确定。
第五十八条   (正当性)
一、请求复查委员会之裁定係应嫌疑人或倘有之利害关係人具依据之申请为之;如上述之人已死亡,则应其直系血亲卑亲属、直系血亲尊亲属、配偶或兄弟姊妹之申请为之。
二、委员会主席亦得主动向委员会呈交具依据之建议要求对裁定进行复查。
第五十九条   (依据)   下列者可接纳为复查委员会裁定之依据:   a) 发现可改变已宣示裁定之新事实或新证据方法;   b) 存在不同之确定裁判,宣告若干证据资料为虚假,而拟复查之裁定可能基于该等证据资料作出;   c) 透过精神病检查或其他措施,证明嫌疑人精神不健全而导致其不可归责。
第六十条   (程序)
一、复查请求应立即附于已宣示之拟复查之裁定卷宗内,并随即分发予预审员。
二、根据情况,通知嫌疑人或利害关係人,以便其对复查请求作出答辩。
叁、在作出请求答辩时,应附具一切证据。
四、属委员会主席建议进行复查者,应通知被科处纪律处分或裁定违反纪律之嫌疑人以及倘有之利害关係人,以便在先后各十日之期间作陈述,并须同时呈交证据。
第六十一条   (审理)   作出必要之措施后,预审员应编写意见书,随后将卷宗交予委员会每一成员检阅,最后交予主席检阅。
第六十二条   (复查之裁定)   复查裁定须获委员会成员叁分之二之多数票通过,对其争执仅可在对委员会之最终裁定提起上诉时为之。
第六十叁条   (附註及公开)
一、对复查作出裁定后,且裁定嫌疑人无违反纪律,应取消科处纪律处分裁定之附註。
二、委员会之复查裁定认为嫌疑人无违反纪律,且被复查之科处纪律处分之裁定已公开时,亦应将此委员会之裁定予以公开。
第十一章   最后规定
第六十四条   (期间)
一、如无特别规定,作出程序行为之期间为七日。
二、上述期间,以及《律师通则》及本守则所规定之其他期间,均依据民事诉讼法例规定之方式计算。
第六十五条   (侯补性法律)   在解释本守则及填补其漏洞方面,侯补适用下列者:   a) 本地区现行刑法;   b) 民事诉讼法典;   c) 委员会发出之指示。
第六十六条   (修改)   对《纪律守则》之修改须事先取得澳门律师公会之具约束力之意见,并须获委员会成员叁分之二多数通过。
第六十七条   (开始生效)   《纪律守则》立即开始生效。
以委员会名义
副主席 李志高 点击返回★张宪涛律师网★首页